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是夜店小公主
我是夜店小公主
  香香这样说,于是晚上我先跟老公请了假,然后画好眼妆,夹了长睫毛,挑了件丝质黑色肩带连身洋装,后背全空,做好水晶指甲,穿条豹纹小丁字裤,套上黑色透光丝袜,把一双修长美腿套入黑色水钻细高跟鞋,喷点香水,拎着小包包就出门去赴约。
  当晚果然人海汹涌,队伍排过转角到了对街的7-11,但是靠着我的性感装扮以及香香的白色迷你短裙+ 网袜+ 白高跟凉鞋,我们轻易就取得了vip ,两位一黑一白的性感大二小辣妹就这样子入场了。

  才进去没多久就有个戴眼镜的阿宅过来吧台跟香香搭讪,在吵杂的音乐中耳语一阵子之后,香香转过头来在我耳边说:「他说他叫MIKE,开好了包厢约了朋友,问我们要不要一起过去认识」说后指了指包厢的位置。我瞄了一眼MIKE,十足的宅男,大眼镜,格子衬衫,299 的牛仔裤跟学生帆布鞋,懒的理他,倒是他们包厢里有个混血小帅哥似乎还不错,我于是点了点头,跟香香一起挤过人群到了他们的包厢。才刚坐下而已MIKE就猴急介绍他所有朋友给我们认识,「拜托这么多人我哪记的住啊而且又不希罕,」我心里这样想,「再说,我只要认识那个混血小帅哥就好了。」

  不过因为坐人家包厢,我还是跟着香香拿着畅饮的调酒跟众多新朋友玩起游戏。才刚过12点我就被罚喝了至少四,五杯的VODKA ,香香更惨,整壶的威士忌调酒被她几乎被罚喝光,整个人开始摇来摇去胡言乱语,这时候混血小帅哥竟然坐过去香香旁边,对她耳语了几句话以后,见香香没什么动作,就开始上下其手对她摸了起来。

  我这时想站起来质问这男人到底想干嘛,但是身体却软绵绵的一点都使不上力,只能陷坐在包厢的沙发里,过一会更糟,我连眼睛都闭起来了,头也往后仰靠在沙发上几乎睡着。迷蒙之中似乎有人拿外套盖住我,我心中想着「谢谢」,没想到那只手在外套底下摸上我腰部来了!当时晕眩的脑袋什么都没办法思考,只感觉到对方慢慢把手滑过我的腰,再下去到我的大腿上,最后停在大腿内侧,然后用手指头去勾我的豹纹丁字裤。我只能边喘边说:「是谁……放手……唔……恩……放恩……」连话都说不清楚,对方也不理我虚弱的呢喃抗议,勾住我的豹纹小丁以后一把褪掉,顿时我下半身一阵凉意,吓的微微张开眼睛想看凶手是谁,竟然是宅男MIKE,「天啊,怎么会是这家伙?他到底想干嘛?快给我住手」我心想。MIKE接着中指凑上我的两腿中间,抵在小樱唇上来回磨蹭,就给他这样又搓又磨了三分锺之后我的身体竟然自己反应起来,丝丝淫水从小樱唇渗了出来沾满他手指。MIKE见到我身体已经接纳他,手指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可恶我根本没有力气拨开他的手,只能这样子双腿微开的让他在里面肆虐抽送,「呃……唔……啊啊……喝啊……喝啊啊啊……嗯嗯呜……」配合着无力的呻吟,我就这样被宅男给用手指送上高潮,整片淫水流满他的右手。

  我把迷蒙的眼神飘到沙发对面,只见混血小帅哥正抱着香香面对面跨坐在他腰上,一上一下的隔着白色迷你裙规律的扭动。原来就在阿宅挑逗我的这时候,香香早就被上了,虽然夜店音乐太吵听不到她的叫声,但从香香一张一闭的小嘴口型,看的出来她不断在浪叫。这时候MIKE发现了我的眼神,凑上我耳边说道:「我朋友刚刚在妳们进来就跟我保证今天上的到妳们,本来我还不信,谁知道妳们两个这么好搞到手,平常是不是就很骚啊?贱女人。」

  说着说着他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拉开拉链的肉棒掏了出来,顶着我湿润的蜜贝,硬是强入了进来。我张开樱桃小口惊喊:「唔……唔啊……咿啊啊啊啊啊……」被强奸就算了竟然还被羞辱,我不平的想出声骂人,但是晕眩的思绪让我只能一面被阿宅的肉棒无阻碍的任意进出,一面娇喘:「唔……嗯嗯……啊……不要……啊啊……拜托不……不要……嗯啊……不要干了……啊喔喔喔……唔……」MIKE似乎是把平日无处发泄的精力全愤怒的灌在我身上,鸡巴每下挺进来都是又大力又狠,来回爆冲几回之后我的腰竟然开始自动一前一后的迎合他起来,紧紧结合在一起像是两块完美的零件组着运作启动。他看着我长睫毛半闭半开的眼神,和无助又享受的皱眉,笑着加快速度,一手玩弄我软嫩的双乳,一手撑着我的腰,肉棒无情的继续狂操猛挺,还不断的贴在我耳边侮辱我:「妈的贱女人,今天穿这么辣是不是就是等被陌生人干的?」

  「不……啊啊……不是啊……唔喔……呃……呃啊啊……咿啊……」

  「还说不是,机掰都一张一合在主动夹我懒叫,还说不是?妈的人贱嘴也贱」

  「喝啊……啊啊……不要了……放过……呜呜……放过我……呜呜……喔……」

  此时被干的要死要活的我,下意识斜着眼光看过去香香那里,香香已经被混血小帅哥给用完,现在是另外一个包厢里的男人在干她。我看的出来香香已经从不愿意变成主动屈服了,陷在沙发里面抱着男人从上方紧贴着她不断上上下下上下上下的干送,两条还穿着高跟凉鞋的网袜美腿被架在男人手上腾空随着肉棒进出节奏,一上一下的摇晃着,俏丽的脸蛋上都是汗水,嘴巴合不起来任由口水流出,内裤跟内衣早都不知道被谁偷走,她一身小蛮腰就这样在男人的猛推之下淫荡的又挺又扭,完全变身成一只性爱小玩具。

  我根本没办法顾虑她,MIKE的雄风肉棒像是一场突袭战,无情无怜悯的继续抽插着我的小穴,任由我「啊啊……不要……呜呜啊」的娇喊求饶,他只是一面叫我母狗一面速度越来越快,终于他眼睛紧闭,喊了声:「准备了!射死妳这妓女!」

  「呜呜……求求你,不要这样……咳咳,呜呜……啊啊……咿啊……唉喔……呜呜啊……」阿宅突然抱住我全身贴紧,我手足无措之余根本没有办法挣扎脱困,只能哭叫:「啊……喝啊……MIKE!不要啊求求你…… 啊啊啊……喔喔……不能射进来……呜呜……」说时迟那时快,阿宅最后一下挺进蜜穴之后再也没拔出去,任由大量热烫白液高速灌入我的里面,熊腰不停颤动,我这下哭的又惨又悲,心想「倒霉死了,这下子该怎么办?只是来夜店玩玩却被玩出孩子了!」阿宅MIKE倒是不在乎,趴在我身上几秒锺之后,慢慢站起来,对我丢下一个鄙视眼神,拉链拉上,离开包厢。我赶紧转头看看香香如何,只见她也被使用完毕,闭着眼睛晕瘫在沙发上,跟我ㄧ样,她的迷你裙和小可爱自始至终没被脱掉,从拥挤的舞池根本看不到这隐密包厢之中有两个妹被强奸了。整个包厢的人早已不知去向,留下又倦又喘的我和香香两人躺在沙发里,满身体液。

【完】